2016-02-09

浴室裡頭也要擺一瓶橄欖油

直接飲用尚未過濾的香濃冷壓初榨橄欖油

農曆過年,終於有一段時間可以好好放空,好好做一些平時想做但是沒有機會完成的實驗。自從海邊老闆娘大量收購了我的橄欖油後,便開始她些奇奇怪怪的傑作,做蠟燭精油、紫雲膏、肥皂等不說,她開始直接拿來洗臉、去臉部角質、去頭皮角質。「這樣不會太油嗎?」我問到,老闆娘竟然發出了奇異的表情與笑容,神清氣爽地秀出那一頭烏黑亮麗的短髮。「我告訴你用橄欖油洗頭、去角質真的很有效!我的頭皮原本緊繃得要死,都爆青筋了,沒一個醫生或按摩師治療的好,昨天我只是自己用橄欖油按摩頭皮20分鐘,再用洗髮精洗掉之後我頭皮可輕盈的不得了!」我半信半疑,終於等到閒暇的過年期間,今晚我開始這個久等了的實驗。

我生性懶惰,沒有辦法向老闆娘一樣將橄欖油到上頭皮搓揉個20分鐘,不過我也努力地堅持了10分鐘,用指腹輕輕地、仔細地將髪根的每個縫隙來回反覆搓揉,想不到頭髮如此吃油,於是我就把整瓶橄欖油不客氣地往頭上澆淋。或許這個畫面有些難以令人想像,也或許當下有那麼一秒鐘我將自己想像成了生菜沙拉,但是我真的很想體會老闆娘所謂飄飄欲仙的頭皮解放感。為了給頭皮多些時間,我開始把特級冷壓初榨橄欖油往臉上塗抹,你知道的,就如同擠洗面乳一樣的大坨,因為我想要感受去角質的威力,至於會不會有長痘痘的危機?我想應該待會好好洗個臉就沒事兒了。僅使用橄欖油搓揉臉部可能還是有限,由於我不敢抓臉,於是輕輕搓揉出的角質其實不多,感覺上應該要加些粗鹽或者蘇打粉幫忙,不過今天的重點是頭皮護理,臉上的我並不作太多的著摸。

幾分鐘後,我用洗髮精將頭上的橄欖油給洗掉,我洗了兩次,因為洗一次根本還是太油。平時我不用護髮乳,而這次洗掉橄欖油後,我似乎覺得髮尾沒有以前那麼乾燥,用吹風機吹乾頭髮後,神奇的是頭髮散發著溜溜光澤,好似去美容院感人做完頭髮回來似的蓬鬆亮麗,接著,我喝了一口橄欖油到口中,漱漱口,對準洗手台上的排水孔,噗疵一聲將橄欖油從口吐出,說這樣可以預防牙周病,就如同之前聽過的苦茶油油漱法一般。


接著,我將同一瓶特級冷壓初榨橄欖油如同以往的當成身體乳液使用,將油在手心搓熱後塗滿全身,肌膚一下子就吸收了,至少我知道肌膚吸收的是純天然的橄欖壓榨成的果汁,沒有額外添加任何其他東西了。這樣讓肌膚直接吸收維他命E的感覺頗好的,地中海的SPA饗宴,其實每天在家裡都可以自己完成,看著浴室這一瓶橄欖油其實使用的速度比廚房那一瓶還要來得快,這年頭擦得東西似乎比吃的東西還要貴上好幾倍,有些人還會認為拿特級冷壓初榨橄欖油擦身體很浪費,其實反過來想,哪一種食用油一瓶會超過昂貴精油按摩油的價格呢?那何不讓可以吞到肚子裡的中西擦到身上呢?突然覺得,橄欖油真的好萬用,我看著我蓬鬆吹乾的頭,其實已經可以做一個半屏山的造型了….




2015-12-21

走訪令人懷念的老榨油廠(中文字幕)


走過這些不可思議的場景,其實也就是那麼短短的一百多年而已,打開油廠的鐵門鑰匙已經生鏽,非常大一串串聯在一起。映入眼簾的除了烏漆媽黑的地板、天花板與機械,還有相當空靈的配件擺設,沈甸甸的回憶好像被我們突襲,高不可攀的酸價硬生生寫在生鏽呈黑色的裝油鐵桶上,卯釘一顆顆的鑲嵌著鐵片,剛從獸力轉換為電力的過程,全部都被放在這個回憶室中,不對外開放、也不消失。

老老的莊主婆婆意氣風發地說:「這些器具如果重新清潔整理,一樣可以壓榨好油!」「老還是有好的好!」

2015-12-12

2015西班牙豬油廠走訪




豬油文化,其實深藏在你我的飲食習慣中,而這也是中華料理獨具特色的秘方之一。使用豬油炒菜可以提升香味,早期長輩只要一碗熱騰騰的白飯再淋上香豬油,就是一道令人口頰留香的料理,而現在不論是炒菜、炒飯、炸東西,走一趟夜市基本上都是豬油的天下。台灣的豬油做法是用炸的,所以主婦們喜歡買豬皮回家自己炸,份量雖不多但足以供應一般家庭所需,但如果是要用豬油做酥油、做麵包、蛋糕等料理,可能就必須購買豬油了!台式豬油都是用炸的,不過西歐許多工廠都是用蒸氣機加熱煮出來的,透過蒸氣,溶解豬油的脂肪,緊接著進行過濾,將豬油噗(固體部分,約佔20%)和油體(80%)做分離,固體部分就是豬油餅乾,直接可以當作零嘴吃,油體部分則會在經過多次的過濾以及循環降溫後,凝固成型,這樣一來就成為大家看到白白嫩嫩的綿密豬油脂了!


好的豬油必須透過豬隻部位的挑選來決定,例如選用豬腰背油(豬包腎油)做的油脂熔點高,香氣也比較集中、細密、清香,通常一隻豬也只有0.8公斤的豬腰脂肪可以使用,如果採用全身部位的脂肪,則口感比較擴散、味道也比較騷、比較複雜。伊比利豬因為價格昂貴,通常使用全身所有部位的脂肪來製油,味道並不一定勝過普通的白豬仔。



Aleix是豬油廠的接班人,年紀輕輕、長相特別英俊,曾經是一位拳擊手,開啟深山越野車特別豪邁,不過和一般西班牙人比較不同的是,他的足球踢得很爛。對於他自己家族的事業他相當熱衷,講葡萄酒、講足球他可能不在狀況內,但是只要一回到豬油的話題他就可以信心十足,霹哩啪拉的講不停。一開始認識他最令我驚訝的是「品豬油」這件事情,這次品豬油不用豬油杯了,直接用手指頭挖,瀟灑的放入口中,等個三秒鐘讓油脂在口中融化,再吐出來,一開始我沒有聽到要「吐出來」這三個字,直接就把油給吞到喉嚨裡去,簡直讓我悶的發麻,這就好比第一次吃甘蔗我把甘蔗心也給吞下去一樣的令人難以置信,當然後來的每一口品油我都有把豬油給吐出來,每一種品種的豬、每一種蒸煮的溫度、精煉與否等等,不同條件下做出來的油味皆大不相同,這也是豬油先生Aleix熱愛品嚐豬油的原因,看著他吃豬油、看著他努力看著廠房監視器、看著他全副武裝的衛生衣,我知道他對品質與衛生的要求,以及對自己豬隻來源的信心。他們的油就是採用每頭豬僅有0.8公斤的豬背油(豬包腎油),除了西班牙外,常常還要和比利時、法國等地訂購豬背脂肪來製作,再次驗證了無論什麼產品,最重要的都是「來源」與「品質」這件事。





2015-12-11

那你有什麼好怕的?



失眠的夜,時差擾人,肚子在每2小時固定尖叫,更是在這樣的夜晚雪上加霜,隨著年紀增長,時差的調適也越來越不容易,一種有精神的疲憊無時無刻伴隨著,其實若不想的太有壓力,還蠻好玩的。瞬間,在夜裡我多出了很多時間思考,不管是有價值的思考或是胡亂思考,總之,從歐洲回來後的三天內,一天似乎多了6小時的半夜,就算隔天就會得到報應。有人說文字是裸露的,所以他不喜歡創作,我覺得文字是裸露的,而且也常常被這麼威脅著,在若隱若現的敘述下,當作迴避、也當作唯美的呈現。

「喜愛孤獨」與「怨恨空虛」似乎是一種中心思想,無論這種中心思想是否讓自己得到釋放,「安靜」是每天入睡前最重要的陪伴,這個世界不停著轉動著,進步的人類可以像隻小鳥般飛翔,落地後就是完全不一樣的生態,好幾世紀來的隔閡只要短短起小時就被超越,時空存在,觀念存在,而每個角落的人繼續自己的人生,無論是妥協或是自發性地,規律在人生上譜出一大段旋律,不斷重複、不斷重複,直到哪天你發現了一絲絲不重複的旋律,因此感到喜悅,但是你知道還是會回到主旋律,那些熟悉的律動,養活著我們,而那些天馬行空的想像,滋潤著我們,缺一不可。

「如果」,是上天留給人類的最後一道救贖、一扇窗,串起了想像,給天馬行空一個最正當的藉口,可人可以不斷想像,卻不能原地踏步,對於那些「如果」的選擇,必須開始刻畫下痕跡,瘸著腳都得往前,然後適時地往後看看那些位移過後的路痕,然後再給自己點鼓勵,繼續駝著「主體性」前進。唯一正確的是所有對與錯的總和,這來自陳珊妮的一首歌,可我卻格外覺得有道理。無論怎麼做總都會有說話的人,話說到這,似乎也就證實了不管下什麼決定都是一樣的,只要繼續駝著「主體性」、穿著「主體性」防彈衣,千瘡百孔似乎也就成了未卜先知的常態,有什麼好怕的?




深杯子新書發表會



今年,我終於出書了!

帶著滿滿的期待與慌張,牽著過往年輕過動的靈魂,連接沈穩多慮的現在,
不變的還是那天馬行空的夢想。

深杯子新書購買/試讀: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97482


【「遇見深杯子」新書發表活動預告】

2015
12/1 (二) 晚上7-9點 信義學堂
12/19(六)下午2-4點 政大書城花蓮店
12/27(日)下午2-4點 政大書城台南店

2016
01/09(六)晚上7-9點 金石堂城中店
01/16(六)晚上7-9點 金石堂信義店


希望給充滿悸動的靈魂,送上一張免費的機票。



2015-12-07

2015西班牙橄欖園採收



Jaen,這是一個老的好有味道的山城,成片成片的「橄欖海」環繞四周,起伏的山陵完全被橄欖樹給覆蓋,一株一株橄欖樹井然有序的座落其中,從遠方看起來像是小毛線球般的點綴著大地,不知道老祖先哪裡來的智慧可以如此有默契地將整個山城的樹種植的如此整齊。老樹與年輕的樹頗好分辨,透過粗細分類也就得了,還有另一個分類方式,也就是老祖先喜愛把三珠樹種在同一個位置,採用一種三叉的方式,讓橄欖樹聚集在一起,不過這樣的種植方式並不利於採收,收成的車子必須刻意的繞到四面八方,導致收成時間的延長,為了解決這件事現代人開始把三棵樹其中的一顆給砍了,留下兩棵以方便採收,而產量也沒有因此減少。新種植的橄欖樹也大多採取只種一株的作法,由此可見時代的演變。

採收車分成好幾種,有的收成車巨大無比,輪子與輪子間將橄欖樹夾在其中,經過震動採收,另一種則是使用如同鉗子般的前嘴夾著樹,透過震動後將所有的橄欖抖落到鋪在地上的大墊子或者帆布上,再將之一起包起來帶走,從採收到壓榨的時間大約抓在兩小時內完成。收成團隊的年齡從20歲到80歲都有,老爺爺筆挺的拿著長耙子,硬朗的和位於遠方的我們打招呼,臉上的笑容燦爛無比,西班牙南部安塔魯琪亞溫暖的陽光灑落在每個人的身上,在12月的冬天,竟讓人想把外衣去掉,只穿件T-shirt在橄欖園中奔跑穿梭。一樣出現過在葡萄園的景象,收成的工人來自世界各地,許多看起來就像是定期回來打工走訪的學生,和油莊的人在不知不覺中產生一種繫絆,唱著山歌、採收著橄欖、大聲聊著天,大地與人情味瞬間融合,就這麼成了一幅在自然也不過的畫。或許你看過米勒的「拾穗」這幅畫,人與景的交融就這樣出現。




Emilio從出生就居住在Jaen橄欖山上,好幾個世紀以來,他的家人也都住在這裡務農,務什麼農?當然只有橄欖。Emilio是一位中年紳士,講起話來沈穩大器、字句分明,光是一顆橄欖的故事就可以講到天荒地老,另外再加上南方人的熱情與從容不迫,我無時無刻不是在吸收西班牙的天文、歷史、地理、橄欖安塔魯奇亞由於從八世紀開始就由阿拉伯人統治,經過好幾個世紀後才被天主教為主的Castilla 人拿回土地,伊斯蘭教與天主教文化在西班牙南方被展現得淋漓盡致,聳立的碉堡、多彩的設計與磁磚上的幾何線條與花紋,對稱的拱門、圓柱與建材上簍空的雕花,原來古阿拉伯也可以離我們這們近。


回到橄欖的話題,Emilio帶我去看橄欖油壓搾的製成,其實整個山城都是橄欖的味道,尤其靠近壓榨場更是明顯,我以為特級冷壓初榨橄欖應該全程在攝氏27度以下算是「冷壓」,但基本上外面溫度實在太冰,進入到壓榨的空間反而是溫暖的,一點點的霧氣充斥在室內,香噴噴的橄欖味、青草味、水梨味、蕃茄味,Emilio說今年2015年的橄欖狀況與品質是「大好」!我吃了現壓未過濾的、也喝了過濾過的,兩者個香氣充滿青蘋果與綠色草本的味道,吃起來的苦澀度明顯卻不嗆口,真的讓人想一口接一口地喝,這趟參訪我帶上了「傳統味」特別重的爸爸,他沿路一直問:「油可以喝?」「這樣不會對身體負擔太大?」「膽固醇?」「太油了吧?」「我們計算一下?」可是一天下來,從一早的擔心與計算一直到夜晚根本不管的盡情食用橄欖油,我和橄欖油裝的人笑著,油莊女兒Elena說:「這是我們好幾千年來的文化,任何食物都用橄欖油,煎炒煮炸等所有料理都是,你看我還不是瘦瘦的?精神與身體都那麼好!?」




面對台灣時下的食安議題,其實我們有選擇的,而且比以往都更好的選擇!一起來食用特級冷壓初榨橄欖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