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12

關於小眾與大眾的感嘆。



看了許多身旁的例子,似乎在成就自己想法就得做出一些犧牲。若你的夢想是很大眾的,是膾炙人口的、是直接可以讓所有人拍手鼓掌叫好的,或許在成就自己的道路上你要的只是努力與運氣,但若你身為一個比較有獨特想法的人,聽好,我說的獨特並不是自以為是或者多了不起,而是你的想法稍微跟普羅大眾有一些些不同而已,可能你叫要接受相當大的試煉與一次又一次的挑戰與打擊。有沒有想過為了成功的那一天到來,所鋪成的道路有多長呢?

專業拉琴手得為了糊口而跑婚宴場合演奏商業化的曲目,特斯拉科學家雖然發明了交流電、預知了無線電傳播、無線影像傳訊的將來,甚至認為他有接收到外星人的音頻,不過一生相當淒慘,飽受飢餓與孤單,在世時大家將他的預言都當作笑話甚至瘋子,證實了偉人總是孤單的。專業舞者到餐廳端盤子,只因為希望可以繼續做自己熱愛的事情,而這件事情的價值似乎被現今的「價錢」計算的沒那麼值錢,所以得更辛苦過活。如果人生可以不花那麼多時間在走這些反覆,不花時間在證明給別人這件是情可能的成功機率,甚至可以單單純純的養活自己,或許會有更大的成就被發生吧?

小眾這件事情的確是吃力不討好,我常常在思考,現代社會大家追求的是快速,大家喜歡的是簡單與放鬆,太多廢話或者迂迴的思路反而提不起大家的精神,於是乎衍生成了三秒鐘做決定、三秒鐘定生死的膚淺行徑,連購買行為也變成這樣,會自己跑的商品、會說話的商品最厲害,而這東西就是名氣,不僅是讓商品對自己說話,也把自己要對別人炫耀的話一次都說明白了,而你只要執行「消費」這個行為,對買的人是這樣,對賣的人更是這樣,於是乎大家都不太願意真的交流對話了,反正答案就只有那一種。若你還聽不明白,撞個幾年你就會被削成一個模一個樣,大家都是這樣走來的,否然,抑或你餓死、抑或你瘋掉。但是這太可惜了。

小眾意味著你的獨特性與原創性,代表你的風格,代表你有說故事的主導權,代表你還活著,代表著你不在敷衍別人,代表著你不是倉促行事的人,代表著你思考,真真實實的思考了每一個行為背後的動作。我認為這是風格,這是你姓名可能與人相同、長得可能與人相向,但內心卻住著完全不同的那個靈魂。這世界上那麼多款葡萄酒,就是人類世界的反射與一個縮影罷了。在方便中、在隨意中,我們卻不隨便,給葡萄酒多一些機會,給不同樣貌與風格的表現給予多些讚賞與鼓勵,這是藝術,需要時間、需要認同、需要沈澱、需要理解,也需要內化成自己的風味。你應該部會三秒鐘看一個人就決定他是怎樣人吧?(亦或許你會,而我並不認為這正確)

我不認為大眾與小眾之間是完全無法跨越的鴻溝,反而覺得是相輔相成的一種默契,就像社會組成一樣,或許在迎合應付社會撐著的皮囊中,你商業化的外型下卻死命地守著心中藝術的一隅,那是屬於自己重新燃燒靈魂與定義價值的所在。

乾杯!給所有為人生繼續努力的鬥士。

2018-02-20

有趣的阿根廷烤肉ASADO



今天要來分享阿根廷的烤肉。講到阿根廷,想到第一件事情就是探戈吧?那第二件事情呢?沒錯,民以食為天,就是烤肉。阿根廷是全世界食用牛肉最多的地方,平均每年每人要吃70公斤的牛,這就像喝葡萄酒,法國人也曾經達到每年70公升,不過現在不斷下降到只剩每年30公升左右了。在阿根廷,雞肉有自己的詞彙、豬肉有自己的詞彙,但講到牛肉,只要用肉”Carne”這個字既可以總括一切,可見牛在阿根廷的重要程度。整頭牛,從頭到尾都可以烤,香腸(chorizos)、血腸(morcillas)、粉腸(chinchulines)、胸線(mollejas)與各種器官每個部位不同需要的火侯與時間都不同,從兒童、婦女、遊客、工人、企業家,每個人幾乎每天都離不開烤肉,而每個家庭都有烤肉的裝置與排煙系統,這裡更有全世界唯一的品肉師,可以透過品嚐同一部位的肉去判斷該牛來自放牧、畜牧,以及牛的品種。這裡更有全世界唯一的烤肉師學校,只要上十二堂課就可以成為烤肉專家。


老一輩身上依舊可以看到大男人主義的影子,到底烤肉這個技能算不算煮飯呢?若煮飯整理家裡對大部分男人來說依舊是女人的事兒,那麼男人烤肉就是娘娘腔囉?對於這點眾說紛紜,不過烤肉是很粗重的活,從砍柴一路到架設烤爐,再到切肉、分部位、控制火候,許多男人都覺得這不是煮飯,這是「烤肉」,就好像歐洲男人討論足球賽、台灣男人玩電動、西班牙的鬥牛士,或者是古希臘哲學殿堂只有男性存在一樣,這是神聖且不可侵犯的男性時光,也只有男人懂的菜餚,甚至有心理學家認為這是相當Gay的一種情趣展現,女性通常都等男性吃完烤肉剩下的才會揀去吃,而在當地這似乎也成了習慣,也沒有什麼不平等的抱怨。


烤肉源自野蠻人,人類開始懂的起火烤肉時,考古學家挖到除了烤肉架、烤肉的痕跡外,也評斷出烤的肉不是牲畜的肉而是人類的肉,帝王可掌所有動物的生殺大權,所以宴席上吃烤肉也代表權位的展現,其他觀眾或者被款待的人都要給帝王掌聲,衍生到現在就是在餐桌上吃烤肉的大家要給烤肉失一個掌聲,然後從人肉換成了牛肉,其實我們只是換了腦袋、換了想法,我們正在做的事情其實跟野蠻時代並沒有太大的差別,其實吃肉本是如此。阿根廷的高卓人就是南美的牛仔與西班牙人的後代,特別愛吃烤肉。阿根廷每年舉辦全國烤肉節,有趣的是在慶典上大家烤肉不去皮的,牛味更重、更原始,你可以想像不去皮的烤牛肉嗎?我覺得這畫面太血腥,有種吃人不吐骨頭的感覺,不過最原始,或者說最早期的美國牛仔、阿根廷耶穌教會就是吃這種帶皮的烤肉,真野味。


烤爐有很多種樣式,大部分家用的呈現V字型的紋路版,可以讓溫度均勻分布,也可以讓多餘的油脂流出,不沾黏在肉塊上。烤肉用的柴火不同也會導致味道不同,大多選用木材或者炭,當然塞報紙或無論什麼東西都可以燒,把前情人的情書也拿去燒一燒?哈哈。總而言之,從飲食習慣觀察在地的風俗民情其實最準確,畢竟民以食為天,這是無法斷掉的百年文化。台灣也有幾間阿根廷烤肉料理,大家不妨找機會去試試看吧!體會這個ASADO阿根廷肉文化。



2017-10-17

藝術品是孤單的

從來沒看過他們帶著妻兒出現,就是在田園中,日復一日地過著一樣的日子,似乎要離開這個村莊都是一種多餘的浪費,無論是浪費生命或者浪費時間,因為他們所擁有的一切,都在這裡。許多人不明白這兩個大男孩在追求什麼,或許吧?他們一點都不有名,他們成就的是別人的名氣,別人的好,或許習慣了這一輩子就這麼不斷重複的做這件成就別人的事情,有一天再也不需要了,不過,也不會不會了。我喜歡單一與直接,一大群群體的活動其實是一種工作,或者是自己莫名穿上的鐵甲裝,只展現一小部分的自己。釀酒師難處正在此,許多人只會面對自己對藝術飲料的堅持(或者是癮料?),變得不太會對外界說話,變得很小心翼翼地維護自己的作品,當他們把家中所有的珍釀毫不吝嗇的打開,只是希望得到我最大的讚賞(與最少的指教?),我怎麼說的出口?有別於以往的菜鳥,面對市場我認為只要我一位台灣人會喜歡的東西,大家都依定會喜歡的,事實證明根本不是如此。一派在意的是理念,另一派在意的是便宜與順口,而後者暫大多數。當這些藝術家眼巴巴地望著我,我心中只浮現出你們的東西真的太外星人,可嘆知音難尋,還是得養家糊口啊….他釀造是,我銷售更是。

藝術品是孤單的,而他的造物主更是,如果你對一件事情的付出已經大過於理性思考,瘋狂是需要契機的,有些人真瘋了卻住到精神病院,有些人真瘋了卻成為草間彌生,有些人在虛實瘋狂間生存,早生了幾個十年,成為跨世代的傳奇大衛波伊。


那葡萄酒對你而言呢?會不會淪為拼價格的可樂或珍奶?虛實之間,給予這靈性的飲料多一些空間與藝術眼光,或許才會明白,葡萄酒最值錢的其實是一個人乃至一個家族傳承多年的家訓,我們把別人的生命價值存放好,鎖好,另外一瓶,緩緩地啜飲,鎖入喉中。

#碎塊葡萄園





2017-08-06

牧山丘餐廳

牧山丘

這個女老闆兼女主廚相當大氣,也非常在意細節,從食材、擺盤、創意料理、裝飾等,每一個地方都可以看出老闆要打造自己飲食花園王國的決心。從最嚴格的連鎖歐式料理起家,身為女性,在普遍男性社會主導的大廚世界中,遭受到的磨練可就更多了,這邊我只是簡單帶過,不過當我看著老闆的堅持,與自己用生命、青春一手打造下來的餐廳,我非常為她開心。烘焙師傅間老闆也擁有自己的一塊領地,每次來訪,從各式風格的鹹烤披薩到棉花糖水果披薩都有,點杯水果茶,那新鮮的草本摘選自自家的花園,天花板上滿是歐風的乾燥花裝飾,大片透明玻璃後直接第一首呈現廚師的烹調實況。我最喜歡的還是他們的燉飯,雖然不是所有料理都嚐過,但是那種海鮮與菇類交融入味的米粒,脆度與嫩度兼併的彈性,會讓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回味。當然最重要的,在寬敞舒服的木質調空間中,你試圖找尋這老迪化街的老味與緩性,點杯葡萄酒吧!


這裡有專家把關挑選的葡萄酒款,小眾、特別,價位公道,帶幾個好友一起共襄盛舉,絕對不能浪費的這種空間與味蕾的多層次品味。





牧山丘地址:大同區迪化街一段173號
https://www.facebook.com/muhills9999/